祖孙三代的矿山七十年

祖孙三代的矿山七十年

 

 

1949年,我的爷爷跟随着新中国的脚步踏上了他的人生第一个工作岗位———弓长岭井下铁矿打眼工,那年他19岁。


  我没有见过我的爷爷,在爸爸的回忆里爷爷的生命是短暂的。在那个建国初期,井下铁矿打眼工作的艰苦是可想而知,听爸爸说,爷爷在井下铁矿先后干过打眼工、装运工,一干就是9年。1958年,因为爷爷工作表现好就被调到岭东车间(现在的露天矿)三道岭工段当工段长,挣的是7级的干部高工资每月95元,我们家由岭西安南搬到了岭东四面环山的山沟沟里———高家沟,也使之后的我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山沟子里出生长大的娃。可好景不长,爷爷病倒了,1961年因为矽肺住进了医院,一病就是7年,就此也再没有能回到他的工作岗位,年仅38岁就离开了我们。爷爷这辈矿山人是拓荒者、采掘者、奉献者,他们是矿山建设的基石。


  1970年,爸爸也随着矿山建设的大潮回到了家乡———弓长岭钢铁厂冷拔工段上班(现露天矿检修作业区址),那年他18岁。1972年由于企业整合,爸爸又调入岭东矿机修车间(现露天矿检修作业区)学习气焊,就这样走进了4立方米电铲的世界,一干就是一辈子。


  小时候不知道什么是电铲,不知道什么是检修工作,儿时的记忆里只是有一些妈妈夸爸爸工作表现好的场景,记得偶尔妈妈会满脸笑容地和亲戚朋友说爸爸又涨到几级工资啦,年底表彰露天矿先进生产者标兵披红戴花啦……当时虽小,可印在脑子里的是一种牛气和崇高的荣誉感。后来,爸爸的工资也涨到了7级工,好像每一级的工资调整都是妈妈的心弦一颤,每一级工资的涨浮也是妈妈的满满自信,让她每一次的笑容都是那样的有底气,都是那样的发自肺腑。


  1997年,在鞍山钢铁学校学习了4年的我毕业了,那年我21岁,我紧跟着长辈的脚步走进了这个大山———露天矿,一步一个脚印,一干就是20多年,从加工车间到采矿作业区,矿石的采掘和4立方米电铲也成为了我的终生伙伴。


  接触到了电铲我才知道爸爸作为一名检修人的艰辛与不易,风里雨里的摸爬滚打,电铲抢修作业的没日没夜是他们的工作重心,一次次电铲大修的五六十天跟踪,一次次设备故障难题的艰难解决,是他们的家常便饭。了解了电铲检修工作的脏与累我曾问过退休的爸爸:“你怎么会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一辈子,啥破活呀?”可爸爸却很干脆地回答说:“那工作不挺好嘛,要是再让我回去干我还干那活”,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尔后,在和一些老师傅请教问题的交流中我才知道了爸爸修铲技术的精湛,他作为电铲大修班班长在电铲检修技术上那也是首屈一指,听到这些我心里也是暗自骄傲,既然是子承父业我想做得更好。


  现如今,我的工资已在1997年的实习工资每月300元的基础上翻了十几番,虽然跟爷爷和爸爸的7级工没法比,但也一直工作在一线岗位上担任区域工程师的工作,20年如一日,认认真真地做好我的每一份工作。


  时光荏苒、岁月如梭,我们祖孙三代跨过了历史的长河,从建国初期的矿山开拓到现如今的科学发展,历经了72个年头,纵观矿山变化可谓是翻天覆地,小簸箕变成了大电铲,火车变成了电机车,凿岩机变成了牙轮钻机,而更重要的是随着矿山建设的不断改进,像爷爷那样的职业病不再发生。


  新时代培育新生命,新矿山养育新工人,新发展创造新生活,土生土长的山沟沟人如今也住进了高楼大厦,小汽车也代替了自行车,青春年少的有识之士不断涌入,矿山也必将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。

 


Copyright © 2019 明仕手机客户端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.鞍钢集团返回顶部

地址: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二一九路39号

电话:0412-5612848

明仕手机客户端下载
网络经济主体信息